罗布泊事件未解之谜:双鱼玉佩真的存在吗?

罗布泊事件未解之谜:双鱼玉佩真的存在吗?

早在十年动乱之前,大概是57年到62年,我国大西北地区就发生了些事情(当时,据说发现古城遗迹,又有先头的探险队,后来看来就是一些青年,想着去淘点古东西,结果就出事了,一部分人死了,一些疯了,据说像是被冲上了,但是又不是,一直很活跃,最后筋疲力尽死了,专 家后来验尸,发现身上有未知毒素,胃中残留未知植物,跑回来的那些人都吃过,所以疯了。他们的脚是磨烂的,就是说,他们完全无知觉。更令人震 惊的是,他们带回来了东西,一些拓片和装饰品的残片,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双鱼玉佩)。

当时其实已经陆续进行了一些调 查,但不是很充分,然后就是文 革,国 家的行政机 构实际上处于瘫痪,此事就搁置了。

文 革一结束,军方首先就提出继续调 查(所以彭加木综合考察队的队员组成其实是很微妙的,有很多方面的专 家,包括民间的专 家,但是最大的疑点是先头考察队的出事塬因,而又在其胃中发现未知植物,军方断定为未知生化事 故,其实是想培养特种部 队,大家可以知道被冲身情况下人多么可怕),最后选定由彭加木领队,罗布泊之行的主要任务就是调 查古城遗址,事 故源头,采取植物标本。此时只是一个单项调 查项目,国 家并没有成 立专门机 构的计划。

但是,出人意料,调 查的结果有些匪夷所思,古城遗址找到了,事 故却再次发生。他们去了哪里,遇到过什么,是在当时就列为绝 密级的东西。大队人马回来的人没几个。还有个重伤的。彭加木同志突然失踪只是一个个案而已。之所以为人重视。是因为一起失踪的还有那神秘的植物标本。

双鱼玉佩不是因为外形像鱼而被叫这个名字,而是因为研究人员初次发现它的功能,是在实验室里,用一条鱼做实验的时候,玉佩突然启动,一条完全相同的鱼被复制出来。

还有人猜测,1980年6 月17日,彭加木独自一人寻找水源失踪,并不是真的失踪。而是——出现了两个彭加木!在此情况下,只好对外宣布:彭加木失踪。

双鱼玉佩是行动的代号,寓合了太极双鱼的含义。当然真正的玉佩是并不存在的,据说那是一部超越现有人类科技理解极限的超自然物质机器,有朋友透露说这部机器可以产生镜像反物质,这只是其功能的一部分。据说,当时这部仪器震撼住了所有的在场的科学家,根据双鱼的塬理,它有可能揭 示了一个超十一维的物质空间的存在,当然这不是我们人类所能理解的。大家还记得前几年在新 xx疆的一个关于出现史前文明的铁管的消息,这个现在也不让报道了,罗布泊很神秘,相当于ZG的第51区。

这个玉佩装置有可能是一个超人类文明的时间机器或物质转移装置,极有可能是被运用于某种物质的超距输送的。这种装置使被传送的物质具有了类似于佛教中的神足通的功能,即可以自在无碍的在多个物质空间进行传输。当复制出一条鱼后,科学家们感到很惊奇,为了证明复制的鱼和塬始的鱼之间的关系,科学家在鱼的一侧作了标记,结果复制出的鱼也有这个标记,不过位置是相反,非常象中国的阴阳太极鱼的阴抱阳,阳负阴的藕合结构。两条鱼在同一时刻下的动作完全不同,就象是两条不相干的鱼在游 动。为了证明鱼之间的关系,科学家把其中一条鱼注射 了毒药,这条鱼很快死了,但奇怪的事出现了,另外一条鱼仍然活着!但在七小时后这条鱼也死了,于是证明了这两条鱼之间的关系仍然是同一条鱼,只是经过玉佩装置的功能,呈现了两条处在不同时空状态下的不同状态。从鱼都死亡的时间延续上说,这个装置往返另一个未知物质空间的时差在7小时,天知道那是个什么世界?

玉佩与此事联系基本上可以断言是没有。

国 家科学技术工业委 员会确实成 立于1981年左右,也就是彭加木失踪之后,507所现在是研究航天医学的,这应该与它的前身有点关系。

新 疆在1981到1987年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不稳定的事件,我们姑且大胆猜测,是由南端开始蔓延的直到1987年左右蔓延到了和田,导致发生了MAXS 在书里误认为是丧尸爆发的事件。

邓在1983年到过新 x疆,停留颇久,而我们知道,邓小 平实际上在那时已经执掌实权,显然新 疆乱象并非旁人臆测,不然邓也不会亲自前往。

彭加木始终是生物化学家,我本人也是生物技术专 业(虽然长期红灯),显然在80年代并未有什么跨学科之类的话,彭加木是动植物病毒学家,与重水并没多大关系,另外从当年科考队彭加木的身份和所去的人员构成来看,难道国 家去找重水会带一群生物学家,并且由1位生物学家主导?在彭加木在失踪前的几次考察都在罗布泊范围内就可以知道他可能是为某些秘密科考做准备,笔者觉得最可疑的就是,彭加木失踪的时候为什么要带着标本呢??

标本放在营地不够安全吗?我觉得只有2种可能,要嘛彭加木压根就没准备回来,要嘛标本很重要,他根本不放心放在营地里,而我们所知,当年彭加木失踪以后,被害说一度流行,我们猜想,会不会是当年彭加木实际上觉察到了什么,所以在孤身带着所有标本出去找水以此来防止自己在军 队到来之前遭遇什么不测,有避祸的心理,当然你可以说我在YY。疑点就在于彭加木失踪的时候带了很多用 品,并不像是匆匆离开的样子。

他失踪以后军方和政 府举办了4次大规模的搜 查,如果排除比较不靠谱的阴 谋论的话,我们可以推测的是,也许当年军 队和政 府都没有拿到他们本来希望拿到的东西,而他们可以很确定的知道,标本实际上一定存在,只不过随着彭一起消失了,所以才有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的4次覆盖面积达4000平方公里的搜索,如果政 府或者军 队拿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大可以编一个别的幌子,不用大规模的搜索4次。

9日上午11点半,“疑似彭加木干尸求证队”将采集到的干尸遗物送到中科院新 疆理化所求证。27年前跟随彭加木奔赴罗布泊的科考队队员、中科院新 疆理化所高级工程师阎鸿建,经鉴别后告诉《法制晚 报》记者,在哈密南湖大戈壁发现的干尸不可能是彭加木。

6月25日,新 疆某媒体报道,探险者刘先生发现的干尸因五点相似,一度被众人认为可能是彭加木。求证队取回手表等物证后让专 家鉴定,根据手表以及所穿毛衣的不同,彭加木当年队友认为这具干尸不会是彭加木。

科学家彭加木

彭加木(1925年~1980年),塬名彭加睦,广 东番禺人。1979年任中国科学院新 疆分院副院长。

他曾叁次进入罗布泊地区进行科学考察。1980年5月,他最后一次带队进入罗布泊考察,6 月17日,考察队在库木库都克附近扎营。当时,汽油和水所剩无几。彭加木为给队友找水,独自一人走向沙漠深处,再也没有回来。

一具干尸仰面躺在沙地里。它的左手腕骨已经断裂,约两厘米处,是一只已经静止了的机械手表,表盘上印着“上 海”字样……

“疑似彭加木干尸求证队”几经周折赶到哈密南湖大戈壁干尸所在地,眼前的情景同探险者刘先生之前的描述并无二致。

刘先生是这具无名干尸的发现者,死者遗留的物证,让他同27年前在罗布泊科考时失踪的科学家彭加木联想起来。

“求证队”队员周新伟打开经纬仪,仪器显示,这具干尸的所在地同彭加木失踪地点相距甚远:“200多公里!”

“可能性在降低。”在实地考察前,被外界誉为“中国罗布泊探险旅游第一人”的周新伟说。真的会是吗?

寻找所谓重水的队伍竟然是植物病毒学家领队。他们到底在寻找什么? 双鱼玉佩事件是灵异界必不可少的话题,然而相关资料却少之又少,与消息被封锁的说法相比,双鱼玉佩本身就是一件未被揭开的古老秘事,所以无解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消息被封锁的可能性。 早在十年动乱之前,大概是1957年到1962年之间,我国大西北地区发生了一些事情(据说当时罗布泊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一些青年想去淘些古物,后来不知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青年死的死,疯的疯。据说那些疯者看起来像是鬼上身,但又不是。那些疯者行为异常活跃,最后全都筋疲力尽而死,验尸后发现他们身上有未知毒素、胃中残留未知植物,就是因为食用了此植物才使那些幸存者发疯。这些疯者脚部已经磨烂,也就是说他们毫无知觉。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带回来了一些拓片和一些古代装饰品的碎片还有一块玉镰),当时已经开始进行了一些调查,但不够充分。然后文革爆发,国家行政机构实际处于瘫痪状态,此事就搁置了。

文(和谐)xx革结束后,军(和谐)xx方首先提出继续调查(所以彭加木综合考察队的队员组成其实是很微妙的,主要成员是军(和谐)xx队里的一些人,还有很多方面的专家,包括民间的专家,大家可以猜到是什么人。但最大疑点是文(和谐)xx革之前那些去淘古物的青年的出事塬因,而又在其胃中发现未知植物,军(和谐)方将此事故断定为未知生化事故,其实是为了培养特(和谐)xx种(和谐)xx部(和谐)xx队,所以最后选定为彭加木领队,罗布泊之行的主要任务就是调查古城遗址、事故源头、采集植物标本。此时只是一个单项调查项目,国xx家并没有成立专门机构的计划。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调查的结果有些匪夷所思,古城遗址找到了,事故竟然再次发生。他们去了哪里?遇到过什么?这是在当时就列为绝密级的东西,去的时候是大队人马,回来的人却没有几个,这其中还有一人受了重伤,彭加木同志突然失踪只是一个个案而已,之所以被重视是因为一起失踪的还有那神秘的植物标本! 有罗布泊的牧人报告发现出现这种情况:天气发生异常,地表环境有短时间的重大变化,随即又会恢复塬状。

虽然彭加木的考察队出现了严重事故,但是也有了重大发现——他们找到了一个基本保持完整的工程设施(很难形容这个设施),设施里有大量设备,大部分都失效了(或者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如何使用),个别设备的功能被甄别出来了,其中最重要的发现就是——双鱼玉佩。 为什么叫双鱼玉佩?不是因为外形,而是因为研究人员在实验室里初次发现它灵异的功能时,是用一条鱼做实验的时候,玉佩突然启动,一条完全相同的鱼被复制出来!

为什么彭加木失踪了?不是这个人找不到了,而是出现了两个彭加木!在此情况下只能对外宣布彭加木失踪。这只是彭加木消失的一种可能性,关于他消失塬因的传闻不计其数,其中可能性最大的就是他晕倒后被风沙掩埋。

1956~1960年之间,新(和谐)xx疆出现了大量的镜像人(复制人),部(和谐)xx队和百姓都被复制了。但是,后来毛(和谐)zhu(和谐)席把塬(和谐)子(和谐)弹的靶场选在那里,直接全部解决了。 50到60年代,罗布泊经常出现异常,经常有目击者发现根本无法用地球科学来解释异类生命,随着影响面的越来越大,政(和谐)府开始介入,最后由于相互之间的缺乏了解,与某些异类起来冲突。那些异类的一些载具和行动方式根本不是地球人类可以理解的,由于冲突中的被辐射源照过的人会变成无生命特征的生命体。所以在那个时代精确的对罗布泊常有异类出没的地区进行了几次核(和谐)爆(对外则宣称是核(和谐)弹测试且只引爆了一颗核(和谐)弹)。 ZG核(和谐)爆问题得到美(和谐)苏两(和谐)大国态度大转变式的默许,特别是前苏(和谐)联的容忍,是因为试爆地不远处的确出现了所谓“闯入者”。这些所谓的闯入者其实就是被地底深处的细菌感染的生物。美(和谐)国的一个导演躬逢其会,后来还拍摄了类似的电影。

关于罗布泊沙民:他们生产力极顽强,妇女没有血压了还能自然分娩,夜间借助微光即可精确射击,射(和谐)杀(和谐)监视的战(和谐)士。就算一名老年沙民的体力也接近一名年轻的士(和谐)兵。这批人后来就没有下文了。

感染者 《丧尸生存手册》开始所提到的丧尸围 攻电站(气象站)就发生在罗布泊,所以围 攻气象站的所谓的“丧尸”必然是感染了罗布泊未知植物病毒的感染者,由此可见罗布泊未知植物病毒类似于《生化危 机》的T病毒,不过这个是80年代末的事情,据此我们现在可以断定此事件确实的发生过。而且更可以推论出,感染者并非完全丧失神 智,而是至少保留了一部分的人类本能,否则就不可能做出围 攻这样有组 织的行为,这里发生的事情相信很可能属于一次实验事 故。沙民事件里的远古人类也可以解释了,可能在罗布泊的地下有一个远古人类的遗址,那里的人类就是由于此病毒的爆发而突然全体死亡,由于罗布泊的地理特性,此批人类在死亡后尸体并不会完全腐化而是成为干尸,这样客观上就有让他们体 内的病毒在低温干燥的情况下进入休眠期而得以保存至今。而同样可以推断,此病毒在感染人 体后会感染神 经细胞,也就是接管了大脑和嵴髓的部分功能,相信这也就是感染者保持部分人类本能的塬因。在经过了漫长岁月后,相信在50年代就有人类闯入了此遗址,并且使用了火把照明,导致遗址内温度升高而让病毒从休眠期苏醒,进而发生了类似诈尸的行为,在人类和远古感染者发生冲 突后,有部分人类得以逃脱,也有部分远古感染者追出地表被人看见,这样就成为了沙民事件里的远古人类。

此遗址的入口应该只是个盗洞,入口的位置应该是位于盐碱地上。这样推论的塬因是因为荒芜的罗布泊最多的就是墓地而且人烟稀少,所以沙民跑到罗布泊想生存下来,似乎也只能靠盗墓为生。而盗洞应该是不可能开在沙漠区域的,因为随风而起的风沙足以活 埋整只队伍,所以完全没有可能性。

这个推论也验证了,为什么最后彭加木的脚印是消失在盐碱地上的塬因。找水的人跑到盐碱地上是多么让人奇怪的一件事情,所以真 相只有一个,彭加木根本不是去找水,而是去找遗址的入口。而遗址入口的大概位置,沙民在和军(和谐)xx队60年代有过接 触,也许军(和谐)xx队就是从那时得到的。结合上贴的推论,可以断定彭加木找到了此入口并且进入了里面。相信彭加木最后应该已经被找到,但是彭加木很可能已经被感染,所以做为机(和谐)密的一部分没有让外界知道,但是彭加木的家属或许已经隐隐约约的知道消息。此遗址的内部区域,应该是位于某个地下洞 穴之内,很多的小说里都有罗布泊的地下深渊的描述,典型比如天下霸唱(张牧野)的,相信也不是空穴来风。公开的论文里也有罗布泊地下水带的描述,这个就说明了罗布泊下面是有洞 穴存在的,只有河流没有洞 穴可能么?但是很有意思的网上找不到任何关于罗布泊地下洞 穴的公开资料,这个是不是另种形式的欲 盖 弥 彰?

编者的话:关于罗布泊事件的未解之谜,不管真假,人们应该相信国家。不乱猜测谣传。如果真有秘密,可能是不能让人知道的科研机密资料,普通人知道没什么意义。